镜头下的姐妹情谊

很少有情感关系像姐妹间的一样深刻和复杂。摄影师 Sophie Harris-Taylor 尝试用镜头捕捉姐妹情谊, 并集结成一本书, 纪录下她的所见所闻。

迄今为止, Harris-Taylor 已经拍摄和采访了50多组姐妹, 致力于在项目完成时,将数目扩大到100。对她来说, 这不是在进行创意实验, 而是寻找一种回家的感受。据 Harris-Taylor 分享到, “我有个姐姐, 我俩关系很不稳定, 总有些隔阂。其实我一直在找实现姐妹关系密不可分的秘诀, 所以会集中观察亲密无间的姐妹。女性一般更包容, 所以任何一段姐妹关系都有一种亲近感。这样的关系对双方都举足轻重, 甚至超乎友谊, 从采访中眼泪的数量就能看出来。但是, 不论是我自身还是我的观察对象, 大家关系发展的过程都是变化莫测、也是因人而异的”。

这样的关系对双方都举足轻重, 绝对的超乎友谊, 从采访中眼泪的数量就能看出来。

尽管被拍摄的每位女性都独一无二, Harris-Taylor 说始终贯穿整个项目的主题都逃不开: 信任、嫉妒、回忆、失去、任性和无条件的爱。她解释道, “这些元素在她们过去和现在的关系中此消彼长, 成年姐妹通常最需要重建关系, 而因性格形成的童年时期的记忆显然为任何情感关系打下了基础”。

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受访者, 听听她们是如何向 Harris-Taylor 展示属于自己的姐妹情谊。

Alice (27) & Flo (21)

虽然相差6岁, 但 Alice 和 Flo 从童年时期开始就形影不离, 不过有时也会闹矛盾, Alice 相较于青春期,长大成人后的她们要重新学习建立更亲密的关系。现在她们是挚友, 或者说是最好的朋友, 并且生活在一起。 Alice 和 Flo 说年龄差对她们童年时性格的塑造有很大影响: 例如 Alice 13岁时有父母和一个妹妹, Flo 13岁时家中只有父母, 姐姐 Alice 已经开始独立生活了。她们对电子产品这样的普通事物的体会也不尽相同: Flo 是使用互联网和手机长大的孩子, 但 Alice 不是, 这也说明了父母对 Flo 的管教更宽松。虽然 Flo 被认为责任心更强, 但父母觉得 Alice 更温柔体贴。

她们告诉 Sophie 有关她们小时候和现在吵架的事, 告诉她了解对方的弱点有时会很伤人。她们还提及彼此毫无隐瞒, 并且性格互补。总之, Alice 和 Flo 会赋予对方安全感, 不论是作为姐妹还是朋友。

Alice: 我觉得 Flo 带给我看待事物的不同视角, 没有她我的生活会很艰苦。有时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但 Flo 却能读懂, 这样说有些陈词滥调, 但她确实比我自己更了解我”。

Flo: “澳洲组合 Sister2Sister 有首歌叫 ‘姐妹’(Sister), 里面有句词是‘比我最亲近的朋友还亲近, 陪伴我到最后的那个人’。小时候我们吵架时, 我知道是我做错了, 我会假装难过, 敞开门坐在床上, 等 Alice 进来说: ‘没关系的’”。

Anne (62) & Meng (61)

Anne 和 Meng 在一个小镇长大, 离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有几小时车程。她们说各自差异很大, Anne 称自己是“男孩群里的老大”, 一个叛逆的假小子, 会像她的超模偶像 Twiggy 那样穿迷你裙和与之匹配的内裤。 Meng 则说她是“在家表现特别好”的那种乖小孩, 经常嫉妒她姐姐可以为所欲为。叛逆的 Anne 后来被送到实行英语教学的寄宿学校, 避免了为很多家庭琐事操心。 Meng 就不得不照顾起家庭的里里外外, 接受中式体制教育。

因为还有四个兄弟, Anne 和 Meng 说她们小时候关系没有很紧密。不仅是以前性格迥异, 现在也是天差地别, 她们以不同的方式抚养孩子, 经常不听对方的建议。不过随着年龄增长, 这一点发生了变化, 她们说尽管差异仍然存在, 但现在彼此越来越亲近。

Meng:“爱是难以言表的, 即使我们好多年没联系, 只要她遇到问题,需要我, 只要一个电话我就会回到她身边”。

Anne:“你不是孤身一人, 关键就是, 你不会会孤身一人”。

Unity (12) & Zita (10)

Unity 和 Zita 说她们相当依赖彼此, 经常坐在卧室里倾诉烦恼, 谈论当下关心的事情, 比如 Zita 头一回扎双马尾辫、第一次戴隐形眼镜、打耳洞或者穿皮夹克。

在旁人看来, Unity 性格安,而 Zita 热情活泼, 但她们都擅于分享。假如她们喜欢相同的玩具或者CD, 她们明白妈妈买给谁都没关系, 因为双方都能用。此外, 她们品味相似, 也就更便于分享。Zita 说从她就学会对待 Unity 要有耐心 —— 如果她相中了 Unity 的一件牛仔裤或者上衣 —— 没过多久她就能穿到。

一般姐姐都讨厌妹妹模仿自己, Unity 也是如此, 不喜欢 Zita 在生日那天做跟自己相同的事。 Unity 知道自己本该受宠若惊, 觉得受到了肯定和赞赏, 但实在很难这样想。谈到一起坐过山车上, 她们说: “和我妹妹在一起会觉得大家的时间都被串联起来, 可以体会到相同的感受”, 像是一种心灵感应。

Unity: “有时候我生气了,会找 Zita 聊天, 即便语速很快,她也能懂我在说什么。我们能够读懂对方的心思, 我完全知道她在想什么。当然, 也不是完全, 不然真有点可怕, 只是说我们会有相同的想法或感受”。

Zita: “我喜欢有姐姐的感觉, 真的很棒。让我我可以去依赖她, 比如在去新学校路上迷失方向,有她给我指路, 当然,我们会争论某一件事”。


Flo (20), Millie (16), Clara (15), Oki (11), Cecily (8) & Bea (6)

这六姐妹说她们最后总会形成不同的小圈子, 年龄最小的两个密不可分, 青少年阶段的像胶水一样有凝聚力,能把所有人联系在一起。Flo 和 Ocki 都是充当聚拢关系的“胶水”, Ocki 建立起妹妹和姐姐之间的联系, Flo 作为最年长的姐姐,跟其他三个兄长一样,是所有人的靠山。每个姐妹的性格都是独特的,像是 Ocki 喜欢强词夺理, Bea 总想着成为关注的焦点, Clara 和 Millie 会因为衣服闹别扭, Cecily 喜欢独来独往。有人也许会想在这个大家庭里, 每个孩子的个性也许会受到压制, 但从这些姐妹的对话中,可以看出这个说法其实只是别人的猜想而已。

她们都是非常有创造力的一群人, 甚至还开通了一个叫做 Morrisey 一家的 YouTube 频道, 发布一些她们一起制作的视频。 Flo 作为音乐人经常会外出巡演, 这对其他妹妹来说是一件伤心的事, 因为她们的成长过程少了 Flo 的陪伴, 而且她们都非常想念 Flo。总之, 年龄和距离都不是 Morrisey 一家的烦恼, Cecily 说等她长大后,也要生7个孩子,组建一个大家庭。

Cec:“她们都对你特好, 从不会让你失望。Flo 不在家的时候我特别想她, 她老是逗我笑, 会很多东西, 她是我最好的学习榜样”。

Clar: “总是有人会陪你一起聊天, 一起笑。”

Ambi (25) & Ria (16)

Ambi 和 Ria 相差大约10岁, 在 Ria 出生之前, Ambi 一直觉得很孤单, 渴望有一位玩伴。Ambi 已经是青少年时, Ria 还是个婴儿, 妹妹把 Ambi 当作 “第二个妈妈”, Ria 则被当作 “活娃娃”。之前每逢学校假期, Ambi 会带 Ria 去美术馆、博物馆和剧院, 还会带她跟自己酷酷的朋友们一起玩, 这对一个六岁小孩儿来说也是相当酷。

她们说自己父母出身挺“不堪的”, 出于很多原因,不像其他父母一样能经常陪伴孩子: 母亲必须不辞辛劳地维持家庭收入, 父亲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时间不固定, 而且两个人还很年轻, 社交生活丰富。虽然 Ambi 和 Ria 说她们错过了很多“家庭时光”, 比如学骑自行车、规律按时地聚餐, 但即便是在非传统家庭中长大,她们也过得很开心。两个人都成长为坚强独立、足智多谋,善于交际的独立女孩, 而且因为 Ambi 经常要扮演妈妈的角色, 使她们间的情感纽带更牢固和独特。

Ria: “她离开家上大学后, 我有些心神不宁, 感觉我好像失去了一切。仿佛没有她我什么都做不好”。

Ambi: “我完全有同样的感觉,这可能听起来很夸张, 但如果好长时间没见她, 我确实很难过。我就想抱抱她”。

(本文内容来自 Sophie Harris-Taylor 新书, 该书将于2017下半年发行。)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