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喜剧:戛纳获奖影片《Divines》挑战人们对21世纪巴黎郊区的刻板印象

在她的获奖影片《Divines》(女神们)中,导演 Uda Benyamina 一反观众的固定思维,展现出巴黎郊区的全新图景,以及郊区人们对于自由的无限渴望。

对于法国社会及其被遗忘的年轻人,Uda Benyamina 有很多话要说。今年年初,Uda凭借在戛纳电影节斩获的“金摄影机奖”(导演处女作奖)而名声大噪,自此以后,记者们便习惯性地把她的获奖影片《Divines》定义为一部关于“banlieues”——也就是巴黎郊区的电影。

面对这样的理解,Uda 微微一笑,略有些不满。事实上,《Divines》并不完全是关于法国郊区生活,更多地是关于生活在那里的一小群年轻人。不少法国电影都曾以极端的形式描绘过郊区的状况,比如 Mathieu Kassovitz 的《La Haine》(怒火青春)和 Abdellatif Kechiche 的《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阿黛尔的生活),但是《Divines》着重体现的是城郊生活的美丽矛盾:舞动的身体、欢快的氛围与女主角 Dounia 阴暗窄小的蜗居形成的强烈对比。

十五岁的 Dounia(Oulaya Amamra饰)早早辍学,结识了当地的一个名叫 Rebecca 的毒贩,随后又认识了改变她人生的人——对舞蹈充满激情的 Djigui。通过各式剧情发展,Benyamina 把各种人生两难困境都呈现在银幕上,并探讨了社会决定论的问题。

你的电影作品经常歌颂女性的内在力量,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导演吗?

可以说是也不是。我的作品中的角色总是有“一些需要为之战斗的东西”,这是 Dounia 这个角色的原话。但是我的电影不仅仅局限于女权主义。底层人的故事一直都很吸引我,就是那些被遗弃的、成长在社会边缘的人。所以我才决定创建“1000 Visages”组织,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想要当导演但却没有机会的郊区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作为一个女人,一个艺术家,我的目的就是反抗不公,争取平等。说实话,我也有点强迫症……我猜我的电影也会反映出我自己的生活和经验。

你的强迫症体现在哪方面?

执着于战斗。每个人都有自己战斗的方式,它超越了女权主义或是社会阶层而存在。斗争没有性别与阶级之分。

所以你的艺术很有政治色彩?

绝对如此。我经常说我把政治融进我的艺术,把艺术融进我的毕生事业。对我来说,电影是一种政治性工具。我拍电影是为了从一个严苛的环境中解脱出来。

这其中是否也有“灵性”(spirituality)方面的东西? 

在我的艺术中,政治与灵性向来都是同时出现:政治是一种普遍元素,灵性则是非常独立的东西。我在导演电影上很有政治色彩,我觉得电影有谴责不公、开拓新疆界的能力。艺术则可以是某种宗教,在《Divines》当中,艺术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特别是 Djigui 这个角色,对于他来说,艺术完全是和灵性有关。

Kevin Mischel 饰演的 Djigui 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舞者。通过这个角色你展现出人体的力量与美感。你本人与舞蹈有什么渊源吗?

 《Divines》是我驱除积郁多年的愤怒的一种途径,其中的方法之一就是在导演的过程当中忘掉我自己。Djigui 是片中唯一一个走出困境的角色,他的方法就是通过跳舞。艺术是他逃避现实的唯一途径,治愈心中狂暴的唯一途径。我选择和编舞 Nicolas Paul 合作,我们一起关注舞蹈的灵性层面,角色们一直在拼搏、战斗、舞蹈,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去感受、去存在。我是一个跟着直觉走的人,有时,我们的举止动作比我们的说话方式更能展现自己。舞蹈就是和直觉、情感、感觉有关。我的故事是通过身体来展现,而不是通过文字。《Divines》不是一部关于“郊区”的电影,而是关于生活在那里的人,关于他们的情感。

本片中的暴力是通过女性角色展现出来的,而美感与温柔则是通过男性角色 Djigui 展现出来的。你是有意调换这种性别形象吗?

暴力和美感都不是某一性别的特权,感性更是如此。社会在不断发展,法国电影也是一样,即便关于性别的争论成为了导演必须要面对的新问题。但是,我很肯定越来越多的法国导演会在以后转变男性与女性的固定印象。想要跟上时代,他们就必须这么做。

片中的毒贩 Rebecca 似乎是 Dounia 心目中的榜样,你心中的榜样是谁? 

强大的女性,比如著名歌手 Maria Callas,以及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的抵抗战士 Djamila Bouhired,这两位女性都给了我很多启发。她们各自对我的影响帮助我实现作为艺术家和作为女性的目标。通过她们的歌曲或者她们的故事,我学会了要对自己的事业和自己充满骄傲。

你常说《Salo》的导演 Pier Paolo Pasolini 和 Ferdinand Céline 这两位作家赋予你拍电影的力量。这两位都有愤世嫉俗的倾向,但你的作品中却是欢乐与幽默。

我生长于一个严酷但却欢乐多彩的环境。我从小被教育要学会往后退一步,带着原谅审视自己,对我的困境付之一笑。在我的电影中,我的角色总是能够带着旁人的视角看待自己的故事。很多的法国导演都以一种非常社会学家的视角拍摄巴黎郊区。我不能说这种手法好或者不好,但我总是觉得像 Abdellatif Kechiche (《L’esquive》(爱情躲猫猫))或者 Mathieu (《La Haine》(怒火青春))这些法国导演都把现实过度戏剧化,而实际上他们对这种现实的了解其实并不多。我更喜欢《Going Places (远行他方)》的导演 Bertrand Blier,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的角色做出评判,我希望观众在看《Divines》时也能有这种感觉。

在法语中“Divine”这个词有着“神圣”的意思。你自己对于“灵性”是如何定义的?

灵性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有影响。它可以是任何东西:宗教,苏菲派、舞蹈、雕塑、音乐、戏剧、电影、爱,任何能让你觉得比昨天更美好、更快乐的东西都可以叫灵性。在《Divines》当中,灵性就是以友情或者爱情的形式出现。灵性是你能在空气中感受到的东西,它无所不在,无处不在,虽然无形,但不管你是谁,来自何处,你都可以以各种方法将它抓住。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