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黎时尚街区聊到伦敦创意基地

Es Devlin 与策展人 Hannah Barry 碰上 Eva Wiseman。

布景设计师 Es Devlin 利用光影和镜面制造出穿透空间的效果,在她的设计中,无论是看 Beyonce 的演唱会,奥运会开幕式还是欣赏皇家宫廷剧院的小型戏剧,都能让观众感觉身临其境,而不是仅仅是坐在座位上远远看着。与她一起合作的还有 Hannah Barry,Hannah Barry 是非营利艺术组织 Bold Tendencies 的创始人,也是伦敦南部艺术中心的活跃中心人物:拥有一家人气满满的健身房,一家咖啡馆,还有一栋由 Devlin 设计的占地1100平方英尺全是镜子的古怪建筑。除了聊到文艺复兴艺术家与当代哲学家,她还谈到了 Kanye West 这样的明星——就连当红电台主播 Nick Grimshaw 现在也是 Devlin 的实习生。这次的布景效果延续了她一向的风格,风格强烈又富有启发性,让人有轻微的眩晕感。

HANNAH BARRY(下文简称 HB):Es 是我遇到的第一位布景设计师。作为一名视觉创作者,能接触到这个领域让人觉得很兴奋。也许听起来很文艺,但这确实能拓宽我设计作品的思路。

ES DEVLIN(下文简称 ES):我比较晚开始用 Instagram,但这能让我了解不同的领域。我关注了很多不同的人,有陶艺家,木艺家,还有 NASA 跟机器人技术。在我创作的时候,所有这些都会在我脑海里四处乱撞。

HB你会同时做很多东西......……

ES虽然工作很忙,但我每天晚上都会哄孩子睡觉,早上送他们去上学。有时候我不怎么睡觉……我发现一个道理,如果只干一件事,我就会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这件事上,远超出这件事本身所需要的精力。而且这样的话跟我合作的人也更感觉舒服,虽然我会很累。也有负责人受不了,拜托我:“你能不能去休息下!”

Eva Wiseman你们怎么认识的?

HB我们是通过一个共同朋友 Phil Faversham 认识的。他跟我说,“你一定会喜欢 Es Devlin 的。”我说,“太巧了,我刚刚才看了一篇关于她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另一位朋友给我推荐的,因为我经常提到布景设计。著名的剧院场景设计师 Tadeusz Kantor 是我的偶像,所以我一直想认识来自那个领域的人。我总是梦想着给一支管弦乐队做场景布置。所以当我们终于在巴黎 Peckham 见面的那刻真的让人特别激动,因为 Es 早就是我的偶像之一了。

ES然后 Hannah 帮我找到了一间超大的房子。因为经常周游各地,我有机会参观各种画展。那些让参观者成为展览中一部分的作品,才能真正激起观众的热烈回馈,像是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Infinity Mirrored Room)。在洛杉矶,建筑师们设计了一个很漂亮的煤灰色自动扶梯,再摆上 Robert Thierren 设计的巨型桌椅,让你显得像小矮人一样。你成为了作品中的一部分,还可以在里面自拍。我觉得 Albrecht Dürer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 流派的自画像非常动人。希望人们经过这里的时候,能有一点点自我发现,哪怕只是在那个作品里拍一张自拍,仅此而已。我很希望人们走进我的作品时,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或者把我的作品当成让他们更完善自我的一部分。这让我很开心。

“对我的合作者更善意的是他们从我这里得到一些帮助,然后转身离开。”-Es Devlin

HB我们身处的21世纪更加注重分享体验。最伟大的艺术作品会通过各种方式存在于人们的记忆里。你创作不是为了让它在Instagram上被疯转,而是要做出真正精益求精的作品。

ES但是想想这些想法是怎么层层递进的,每个想法都基于前人的创造,再想想现在的想法迸发的多么激烈。回想14世纪,创作者要花多久才能让全世界看到那些画,你可能要冒着生命危险,抱着你的画漂洋过海。如今,这些画在瞬息间就能让观众看到,而我们也能像艺术家团体一样宣传办展。我感觉自己已经融入到了 Instagram 的社区里。

EVA:要是在五年以前,你能不能用 Peckham 激发的灵感设计一款 CHANEL 香水?

ES: 别说五年了,五周前都不行。当我去巴黎给这个项目的创意总监展示我做的模型时,他说,“很好,这个非常棒。但Peckham,是 Hampstead 附近的一个地方吗?”我回答,“并不是……”。

HB:这里的气氛充满可能性。我感觉在这里,在 Peckham 附近,人们是真的对创造充满热情。

ES:  在伦敦,各种文化汇集交融,同时这里也是一个举步维艰而且充满各种阻碍的地方。但是对于我来说,Peckham 依然是片无人涉足的净土,而且有时候你拥有自己的空间能来做自己想做的事。

EVA: 你有没有感觉这些正在消逝?你担心伦敦的未来吗?

HB: 我们有责任想办法去解决伦敦的问题,而现在的问题和十年前的不一样了。Bold Tendencies 的角色就是要勇敢的去面对存在的种种问题。

ES: 把 CHANEL 带到这里来,他们能设计出一款专属于这里的香水,这是个让人兴奋的想法。

HB: 这件事是双向的。我很兴奋,因为 Es 跟 CHANEL 十分适合,是能为双方都提供机会的一种合作。这种感觉,就跟 BBC联系我们说喜欢我们给管弦乐队做的布景一样,他们同时还想在 Radio 3 电台直播我们在艾伯特演奏厅(Albert Hall)外现场表演。这是新的合作方式,由来自完全不同的领域的人互相帮助。这就是21世纪,合作双方都对彼此展现了他们的勇气和信任,而这也是合作的基础。

ES: 同样,希望连那些从来不在 CHANEL 机场免税店停留的人,也能欣然接受这个艺术空间,并获得一种新的探索发现,下次再看到 CHANEL 的标志的时候,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HB: 什么都不能舍弃。我们总爱舍弃掉我们自认为已经了解的东西。事实上,策展人 Hans Ulrich Obrist 教会我:不要舍弃,要继续去探索。通过探索,我们会取得惊人的进步和成果,这也正是我们需要的。

HB: 你有没有想过《旧约》?《圣经启示录》?像 Abbot suger 和 Bernard of Clairvaux 那样的人,他们通过不断地探索来守护纯洁的光明,表达对上帝的尊敬,而不是研究一个嵌了红宝石的十字架。

ES: 没错。光没有被平面反射,却穿透了平面,这多有意思。

HB: 那句在黑暗中透过玻璃看到光的话是怎么说的?这画面一定美的不可思议。你看演唱会的时候肯定也有过这种感觉吧?

ES: 前段时间我回去看了 Tudeley 的一家教堂,我就在那附近长大,在我还沉迷哥特风格的时候经常去那家教堂。教堂的花窗图案是 Mark Chagall 画的。这背后有个故事:一个21岁的叫 Sarah 的女孩掉在海里淹死了,她的父亲为了纪念她,就请求他女儿的偶像 Mark Chagall 创作了第一块彩窗玻璃,剩下的则由他自己花了20年来完成。从外面看,玻璃窗是黑色的,但当有阳光透过花窗的时候,你在里面能看到整个故事。

HB: Abbot Suger 的作品非常有意思:有两个修道士争论什么才是尊敬上帝最好的方式。其中一个说要把教堂建得明亮纯白,宽敞开阔,另一个则认为要用浮夸的装饰表达对上帝的尊敬,包括红宝石、蓝宝石、金子还有玻璃花窗。

ES: 我今年44岁,位于人生的中点,也是创作生涯的中点,我意识到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关于同一个主题的。回到人类最古老的仪式,大家围着篝火坐在一起,讲述各自的故事。当我站在18000人的体育场里,看着耀眼灯光下的 Beyoncé,我又冒出了这个想法,觉得像是我们在听她讲故事。所以我决定要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

HB:我喜欢这个想法,感觉就像偶像点燃篝火把大家召集到一起。你刚刚说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冒出了 emoji 表情里的篝火图案。

EVA: 而且这个故事需要灯光配合。

ES: 当我跟 Kanye、Beyoncé 坐在一起时,会想,我们现在还缺什么呢?还缺一盏灯。然后 Kanye 就会说,“是吗?我们能不能整个演唱会都不开灯?”

EVA: 真有这么抽象吗?

ES: 对于有些人来说确实是的,因为他们不害怕失去任何东西,在他们所处的人生阶段,唯一的目标就是寻找真相。他们尝试过了所有的事情,带着获得认可和实现雄心壮志的渴望,长到了三十多岁。然后他们要面对的问题是,接下来该做什么呢?那么问题来了,下一步他们又想干什么呢?

"There’s an air of possibility here. I think down here, around Peckham, people really celebrate making things." – HANNAH BARRY

ES: I went back recently to a church in Tudeley near where I grew up, that I used to go to when I was a teenage goth. The windows are by Mark Chagall. What happened was, Sarah a 21-year-old girl, died at sea and her father wanted to commemorate her. Her persuaded her hero, Mark Chagall, to make his first stained glass window and then over the next 20 years he made the rest. From the outside the windows look black but from the inside when the sun comes through them, these stories are told by the bits you blocked out.

HB: That Abbot Suger stuff is really interesting – there was a war between two monks on the best way to honour God. One of them said it was through the purity of light, white architecture and big spaces, and the other one thought it was through crazy decorations and the adoration of God through rubies and sapphires, gold and stained glass windows.

ES: I’m 44 years old, in the middle of my life and the middle of my practice, and realising that all my work is about the same thing. That fundamental ritual of human beings gathering around a campfire, telling stories. When I stand in that stadium of 18,000 people and there’s a glowing cube with Beyoncé on it, imagery we have made to tell her story, I feel the same thing. So I want to keep scratching away at that idea.

HB: I like the idea of this fire as an icon for gathering. When you were just talking I was think about an emoji of a campfire.

EVA: And the idea that stories require light.

ES: I sit with Kanye or Beyoncé, and we think, what do we actually need? Well, you need a light. And then Kanye might go, “Do we? Shall we do the whole show with no lights?”

EVA: Is it really as abstract as that?

ES: With some people, yes, because they have nothing to lose – they’re at a point where the only thing left is to seek truth. They've done everything else. That motor of hunger in your belly for recognition and ambition has propelled them up to their mid-thirties, then the question is, where do they go next?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