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天才:Maggie Rogers

才华横溢的 Maggie Rogers 是一颗正冉冉升起的新星。我们跟聊了聊那些有关她的“传说”,和她如何用色彩和啤酒的气味重新“诠释”音乐。

22岁,身兼歌手/作曲家/制作人多重身份的 Maggie Rogers —— 因为在去年,上传了歌手 Pharrell Williams 在她就读的大学讲座时,赞扬她的歌《Alaska》 的片段后 —— 一夜之间引起了轰动。“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声音,” Pharrell 的眼神里有惊讶而且还带着些许呆滞。他说 Maggie 的歌就像毒品一样让人沉醉。从那之后, Maggie Rogers 的这首歌仿佛被注入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而她的新迷你专辑《Now That The Light Is Fading》 也蒙上了传奇的色彩 —— 这张迷你专辑由一系列大胆新鲜的才艺将空间感、人声、与以民谣为灵感的歌曲融合在一起。

你觉得有一天人们在采访你的时候,会不再提到 Pharrell Williams 吗?
我希望如此。 我希望我能因为我的作品而受到关注!但我也觉得,让人们不提 Pharrell Williams 是不太可能的事。

你觉得 《Alaska》 为什么会得到他的认可?
我真的不知道。音乐对于听的人来说完全是主观的,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看法。我很高兴他会喜欢 《Alaska》,但说不定某天他就不喜欢了。但不管怎样,我的创作至少能让我自己得到满足。你没办法控制别人的喜恶,这就是音乐。

有像这样一个神话般的故事围绕着你,你激动吗?还是你更希望人们可以停止讨论这件事?
对于这件事,觉得大家好像比我兴奋。 我实际上没有选择,或者策划这件事,可能还是媒体们更兴奋点。 对我来说,这既不让人过分激动,但也不无聊,这只是一件已经发生了的事。

如果作为一个粉丝,你会对那些有关明星的传闻感兴趣吗?
不会,我只会对真实的故事和事实有兴趣。我对“过去的记忆”也很有兴趣。写歌和纪实的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是以歌词的形式呈现,而另外一个是散文的形式。每个人都在讲故事,无论是我的故事还是别人的。这就是关于写歌很酷的一件事 —— 我写的歌通常都是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像是回忆录。 —— 跟“传闻”相比,更让我有兴趣。

我写的歌通常都是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像是回忆录。

有关你的传闻至少是真实发生过的,并不是完全虚构的。
但是我发现媒体有导向地把我描绘成某一个角色。有一部分媒体牵扯到 Pharrell ,比如说 Pharrell 从来不哭之类的…… 这让“故事”变得精彩,于是媒体就抓着这条新闻不放,把它变成了一条大头条, 但却不真实。

应该也有报道说 Pharrell 参与到制作过程中吧……
这绝不是真的,这完全是我的创作。那个其实就是我的作业。我不知道 Pharrell 会在那,也不知道那边会有摄影小组,更不知道视频最终会被上传至网络。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试着开始一个新的故事 —— 讲你是怎么突破的?
(笑)不,我想说是我对发生过的事并不反感。这一切都很不可思议。我完全理解谈论这件事的“重要性”,这是我被介绍给人们的一种方式,所以它很合理。但是自始至终,这个故事不是因为我本身而开头的。但还有很多事,比当“Pharrell girl”更糟糕。但是我很尊重 Pharrell,因为他我受到极大的鼓舞。

《Alaska》MV 纪录的是一个喜欢户外的人,而不是一个关注乐评,Twitter 粉丝和任何社交媒体的人。是这样吗?
完全是的。 我在马里兰的乡下长大,直到大学我才有了wi-fi 。我从没有真正地有过电视,而且直到很后面才拥有自己的手机 。

那你都做些什么呢?
我就到处跑来跑去啊。玩游戏,像纸牌游戏。看很多书,还有研究音乐。

你怎么看待拍摄 MV 或照片之类的工作?
摄影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拍摄是去年七月和 Vogue 合作 —— 实在是一件让我觉得很疯狂的事 —— 从那以后我真的学到了很多。 摄影是摄影师在呈现作品,而拍 MV 是我喜欢做的事,至少我在镜头前很自然。 那些早期的视频不是我自己导演的,但是我一直和导演有很紧密的工作联系,所以我并不惊讶,将来某天我会自导自演 MV。

你的音乐灵感来自哪里?
我的父母都不是很有音乐细胞的人,所以家里并不会放很多音乐。在成长过程中,我听很多古典和民谣,比如作曲家 Chikovsky、Holst、接着是歌手 Bob Dylan,Nick Drak,Cat Stevens 的歌。高中时代,我是一个班卓琴演奏者,而那个时期正好是独立摇滚革命,所以我听 Bon Iver 还有 Grizzle Bear 乐队…… 直到现在我依然喜欢这些音乐。大学时期,我仰慕歌手 Björk、Patti Smith、Beck、Kim Gordon 和 Carrie Brownstein 这样的音乐人。具有创造力的人通过不同的媒介,不同的创作类型,或用不同的表达方式 —— 但他们的音乐都有一个共同点 —— 就是听起来都很有个人特质。

有没有一种特定的气味会让你想到家?
像重盐水。还有一个洒在螃蟹上的调料叫 Old Bay 。松树,比如树胶。 新鲜修剪的草地的味道。我妈妈会经常做鸡肉馅饼,所以也许是她厨房的味道。

什么气味会让你想到现在在布鲁克林的家?
哈哈,隔夜披萨。总体来说,纽约闻上去像小便。

大都市的氛围,你会有创造灵感吗?
是的,只是不一样,但仍像在自然中一样让我充满灵感。

《Now That The Light Is Fading》这张迷你专辑的灵感是来源于大都市吗?
是的。

这有点令人惊讶,因为它听上去很有空气流动感和大自然广阔的感觉。
这些歌中有很多来自大自然的声音采样。其中也有空气的声音,所以听起来没有典型流行音乐那样有压迫感。我的目的是让流行音乐听上去更人性化。

你曾说过你会站着写歌,这是为什么?
是,嗯…不是的。

所以这也是“传说”?
我被引用了很多没说过的话。我的确在站着的时候创作了很多音乐,但也这也只是个制作过程而已。我写歌跟站着还坐着这件事真没什么关系。

站着让你更加精神集中,对吗?其实在上厕所时也会,哈哈……
好吧,知道这个讯息很好…… 但不是,站着创作音乐时,身体也会不由自主动起来,这能让我更好的感受律动。


气味能帮助你记住人吗?
完全可以。 气味是最生动的记忆形式。一个人的气味很难描述,但你如果闻到前男友的衬衫或者你能意识到妈妈先前在房间里,是因为他们都带有很独特的味道。

气味会触发你的创意吗?
它会启发我想要探索的东西。我通常会通过视觉来创作。 我经常会在脑海里先设定一个场景,比如在《Alaska》里,整个第一段都是在描述我所在的空间。所以我现在能够理解,气味是怎样贯穿到我在想象中所描绘的场景。但有时候,也不是很强烈的气味。

你越能够深入你的情绪之中,变得越脆弱,你就变得越接近人的通性。

伦敦闻起来是怎样的?
我没在伦敦待过很久。对我来说,闻起来像是酒店房间。 每次在伦敦,我都会看橄榄球赛,吃薯片。说起伦敦,最先想到的是…… 啤酒!哈哈,在一个潮湿的酒吧里。

跟我们讲讲你的感官体验跟你的创意有什么联系? 
我对色彩和音乐很敏感。直到上了学我才意识到,那是不同于别人的东西。 我那时在学习工程和生产,我从老师那里把论文拿回来,然后我就会觉得“这个声音像这个蓝色”,而有时我会附上一些图,但别人会说“这可行不通!”于是我就一定要找新的语言来表达。

你做音乐时会考虑听众吗?
不会,因为我的创作是为了我自己。我在表达我对我生活的想法,也是对我作品的想法。Björk 曾说过:“你作品越是自私,你给予的越是多。” 你越能够深入你的情绪之中,变得越脆弱,你就变得越接近人的通性。我的确是因为能进行现场表演而创作,但那也只是为了我自己(笑)。我做很安静的民谣已经够久了,现在我已经准备好要创作一些更富有冲击力的旋律了。我觉得我的表演有时候很“冷”,所以我想要办一场,自己会想在周六晚上去的那种表演现场。

你最喜欢的时尚单品是什么?
哈哈,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老实讲,我现在身上穿着的都是我最喜欢的。像是我经常穿的旧 Levi's,还有这双在过去三年里我几乎天天穿的靴子。珠宝都是我朋友的,没有一件是我的,所以看上去我只是短暂地拥有它们一会儿。我的项链是用我在俄勒冈远足时捡到的动物脊椎做的。我喜欢它们发出声音,也喜欢它们本身的质感和重量。

如果要你独自一人住在小屋里一周,也许你已经做过这件事了吧?让你带一本专辑,一部电影和一本书,你会选哪些?
现在我正在读美国作家 Steinbeck 的《East Of Eden》(伊甸之东),还没看完,所以我会带着那本书。我不怎么看电影,所以我可以带两个专辑吗?我会带歌手 Joni Mitchell 的《Blue》,这样我可以有安静的时间思考。还会带 Caribou 的《Our Love》,这样我可以一个人尽情的跳舞。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