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认识 Reykjavíkurdætur —— 来自冰岛的女子先锋说唱军团

收起你的节拍, Reykjavíkurdætur 来了!

Reykjavíkurdætur (意为:雷克雅未克之女)是一群由14个雷克雅未克土生土长的女生组成的说唱组合。14个人站在台上看起来可能有点拥挤, 但她们轮番担任主唱, 互相协调, 非常和谐。她们的歌曲风格迥异, 从 R&B 到以重低音贝斯为主导, 每人唱一句歌词的歌曲。此外, 她们的音乐主题也十分多变, 从政治一直延展到情歌。她们与其他的冰岛制作人、朋友和任何可能遇到的人合作, 并组成了这个所向披靡的14人组合。她们在舞台上随着音乐跳动, 趁着每一句唱词的空隙传递着麦克风。去年, 她们发表了首张专辑《RVKDTR》。而我们也和她们谈到, 作为可能是地球上最庞大的全女性说唱团体, 她们所经历的起起落落。

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来自冰岛雷克雅未克的14名说唱歌手。三年前我们之中的两员在雷克雅未克策划了一个全女子的说唱晚会, 因此我们认识了彼此, 并由此组成了乐团 Reykjavíkurdætur(雷克雅未克之女)。

除了创作音乐外, 你们还从事什么职业?
Anna Tara 在巴塞罗那上学, Bergþóra 是一位舞蹈老师, Jóhanna 学习美术, Solveig 是卖内衣的, Katrín 在跟歌手 Sóley, Ásthildur 巡演, Þórdís Björk 学习演戏, Kolfinna 在休产假, Þura 是一个平面设计师, Sara 和 Steiney 在做一档电视节目, Salka 在学音乐, Steinunn 有另一个叫 Amabadama 的乐队, Valdís 学习产品设计, 而 Blær 在市剧场演戏。

你们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每个人都会参与吗?
都有不同的 —— 我们更像是一个团队在工作。我们会有独唱、二重唱、三重唱和一些我们一起写的歌。我们真的什么都试过了!我们喜欢尝试新的创作方法, 也很喜欢刁难自己和对方。

这么多人参与是否会很复杂呢?
这有利也有弊。例如如果要出国的话花费就十分高昂, 但我们总能找出解决办法并一起享受欢乐。有时候要开一个会议似乎也很难办到, 但令人惊奇的是我们总能做成功。我们也学会了一个技能, 那就是不要大家都同时说话, 我们花了点时间来锻炼, 这解释起来也太容易, 不过你可以来跟我们开个会, 看看我们是怎么办到的。我们可能甚至不会注意到你, 你会很好融入的, 因为我们中实在有太多人了。

你们在台上真的很有默契, 你们通常多久排练呢一次?
我们为表演倾注了很多心血, 并都会一起策划每一场演出。但对于我们来说, 最重要的是大家作为朋友多多相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会精力充沛, 我们之间的爱让我们在台上表演时能尽情释放。

节奏是谁创作的 —— 过程是怎样的呢?
谁能做出一段好的节奏就谁来。有兴趣和我们合作或者我们有兴趣与之合作的人都可以。这都取决于我们想要寻找的气氛, 我们的心情或我们想要说的东西。另外, 我们随时都欢迎新的节拍的加入, 所以监制们, 来找我们吧!

你们是如何把节奏和歌词结合在一起的, 并把歌曲分段的?
由于我们是一个团队, 这都取决于创作歌曲的是哪位女生。有时候这仅是节奏的创造者与另一位乐团成员间的讨论。而有时候又是整个乐团的讨论。例如当我们在创作歌曲《ÓGEÐSLEG》时, 我们收到了一份来自冰岛监制 Iam Helgi 的小样, 每个女孩都为这份小样写了她们自己的歌词。然后我们把他们混音起来, 这首歌便由此诞生了。但我们最新的一首歌《Tista》是由乐团中的几个成员写的, 她们后来也把歌词分给了我们。这是我们尝试的一种新的写歌方法, 它能让歌曲短一点。所以这都取决于这首歌和它的内容。

你们主要用冰岛语唱歌, 而你们歌曲的主旨却都十分明确。
我们到目前为止所写的歌曲有关于: 父亲问题、旅客、Tinder(社交软件)、我们的政客、爱、我们有多酷、性以及关于第一世界的炒作等。我们没有任何常规的主题。我们每次都是把心中所想写出来。某一天我们对一些腐败的官员感到愤怒, 所以就写了首歌, 以我们的方式表现这种怒气, 或在社会中发声。但第二天我们可能就会想写一首情歌。所以, 我们并没有什么限制。我们只是在写我们当时觉得重要的东西以及我们的感受。

为什么有的歌词也会是英语呢?
这是我们另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有时候英语可能会更加达意, 或者听上去更好, 或者有着更合适的态度。

Reykjavíkurdætur,Ólafur Arnalds and Helgi Sæmundur - 《Tista》

你心目中的音乐英雄是谁?你是否有听到某些能启发到你记忆的歌曲?
我(Steiney)并没有一个音乐英雄, 但现在我正在听 GKR, 他是一个冰岛的说唱歌手。你去搜一下他。对我(Sigurlaug Sara)而言, 我是听着说唱长大的, 我经常和我爸一起听 Tupac,从那开始我也有听 R&B 和 Hip-Hop。我最近发现我听的很多都是女歌手的歌: Lauryn Hill, Erykah Badu, Kelela, Angel Haze, Beyoncé 和 Rihanna, 她们都是对我影响很大的歌手。我对 Soul 和 R&B 感兴趣, 但这不代表其他 Reykjavíkurdætur 成员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有着不同的兴趣爱好, 喜欢不同的音乐,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组合会如此富有活力。

在雷克雅未克貌似有一个健康积极的音乐氛围, 是吗?它是怎样的呢?
冰岛的音乐圈正在经历很多事, 很多冰岛的乐队都出国了。而且现在音乐圈仍是以男性为主导, 但希望这会改变。

你想让人们通过听《RVKDTR》能得到什么?
要专注于群体所要得到的东西是很难的。每一个群体都不同, 而你无法取悦所有人。作为一个表演者, 去思考如何才能影响别人或要求别人体验某些东西, 这是非常费劲的。而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我们想要做的事情上, 说我们想说的东西, 根据自己的直觉行动。我们只是想做到最好。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一个团体, 都去做能启发我们的事。至于人们从我们的表演中能得到什么, 这就完全是他们的事了。

rvkdtr.com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