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认识一下 Sisters of Reggae —— 英国第一个女子雷鬼 selector 团体

很少有音乐流派像雷鬼一样,长久以来拥护平等并且保持着积极氛围,而在舞台下则截然不同。虽然女子团体、乐队和歌手冲破性别阻碍,但是女性 selector (指的是雷鬼乐的唱片骑师)仍然势单力薄。现在,跟我们一起走近这支女子雷鬼 selector 团体 —— Sisters of Reggae。

“可能我穿着华丽的礼服不会装腔作势,但我认识一堆带着45手枪(M1911)的杀手,所以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这群女性(据我们所知)是英国史上第一个女子雷鬼 selector 团体,她们驻扎于伦敦南部的“100%黑胶之夜”,演奏斯卡、慢拍摇滚乐、雷鬼、复兴、根源音乐和1980年代至1990年代的早期数字雷鬼。她们的年龄大约都在20岁到50岁之间,有孩子和日常工作。

Lucky Cat Zoë 决定组建一个女子团体,她把  Dubplate Pearl 、 Miss Feelgood 、 Naoko the Rock 、 Debbie G 和 Sweetie 聚在一起。在去年,这群姐妹在伦敦南部热门的 Peckham 举办了她们的首场俱乐部表演,而现在扩张到了布里克斯顿。

“为什么要等别人来问呢,我们要主动去争取!”Zoë 说,“而且我觉得鼓励其他女孩和女性尝试 DJ 工作也很重要。我喜欢当我演奏的时候,从台上看到前排的女孩们给我竖起大拇指的感觉。如果她们对音乐有热情,我希望我可以鼓励她们去试试。”

对所有姐妹来说,雷鬼始终是生活的一部分。住在伦敦东南部的 Naoko The Rock 最初来自东京,20年前她已经是日本 DJ 团队的一员。 Debbie G 在歌手 Bob Marley 和 The Wailers 乐队的大学演出中发现了雷鬼,那是1973年他们第一次到英国的 “Catch a Fire”巡演。她回忆道:“我后来完全沉浸于蓝调、地下酒馆(会举办半夜蓝调舞会)和1970年代曼彻斯特的“音响系统”(DJ 和音频工程师合作的音乐表演形式),并结识了很多本地的音乐家。” 

从那以后 Debbie 进入了音乐圈,在活动上或电台中担任 DJ ,但是之前从未加入过 DJ 团体。“我喜欢和女性一起工作和演奏。”她说,“那有一种特殊的氛围,关于女性的音乐创作是我的音乐生活的核心。我认为促使女性进步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我们发现我们处在男性主导的音乐商业世界,那么多人才和活力都被忽略了,对女性和这个产业来说都是一种损失。”

加入女子团体对 Dubplate Pearl 来说同样意义重大,她喜欢1970年代末期至1980年代伦敦的“音响系统”。有些场所对女性乐迷开放,但禁止女性越过舞池。 Dubplate 说,这群姐妹正在做的事情非常重要,不仅因为她们改变“雷鬼音乐产业主要面向男性,女性 DJ 得到重视是时间问题,毕竟这些年来我们持续在这个流派上投入”的态度,而且因为这群特别的女子 selector 团体共同合作而创作出与众不同的声音。

Miss Feelgood (从15岁开始担任 DJ ,她在 Sound Fusion  电台有一档有关灵魂与雷鬼节目)认同这个团体创造出一种不同于其他 selector 的氛围。“成长过程中,我从未见过女性 DJ ,所以我从未想过我可以或我将会在公共场放我的唱片。成为女子团体的一员相当自由,有趣,有一种特殊的氛围,给予我极大支持。”

 “我被邀请当嘉宾的时候,通常都会有三四个男性 DJ 一起。即使有女性 DJ 的情况也是很少的,所以成为女子团体的一员非常特别。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对我说过‘你看起来不像 DJ ’,那 DJ 是要像什么啊?”

Debbie G 也有相似经历,她认为这个姐妹团体全员女子的设定是独一无二的。“很少有女性可以站在舞台中央当 DJ 。”她说,“在我们的音乐领域,女性在前沿得到注视,展现女性一起工作是多么美好,这些事都很重要。我们女性也可以精通技术,也可以做合成,也可以掌控舞台,拿着麦克风用厉害的天赋和技能去传唱。”

她表示情况正在慢慢好转,能够成为这个变化中的一部分是一种荣幸,“看到女性有所作为实在是太好了,虽然这种情况还是寥寥无几,在最近的雷鬼音乐相关展览和座谈会中,我认为通过我们团体的成长我们可以确定这样的事会变得普遍,而不是罕见。而且我常常在节目中放很多的女性作品,男性 DJ 几乎不会像我这样推动女性音乐。我认为女性 DJ 在这方面更加慷慨。” Sweetie ,来自 Finsbury Park 的活动 DJ,补充道:“就在最近,我们的一个姐妹建立了她自己‘音响系统’ —— CAYA 。”

Miss Feelgood 赞同她们的工作正在造成一些改变,某种程度上归功于她们的性别,以及她们年龄的多样性:“经常有人对我们说看到女性一起在舞台上非常美好,我们来自不同年龄阶层,希望可以激励不同年龄的女性。”

Zoë 同意,她承认挑战人们的假设很有意思:“我也遇过‘你看起来不像DJ ’这种事情,虽然有惊喜也挺好,但不能以貌取人嘛。可能我穿着华丽的礼服不会装腔作势,但我认识一堆带着45手枪的杀手,所以你最好给我小心了!”

“我喜欢当我演奏的时候,从台上看到前排的女孩们给我竖起大拇指的那种感觉。”

她说,在雷鬼领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例如音乐场所倒闭,社会政治紧张局势膨胀。但是音乐 —— 尤其是雷鬼 —— 可以成为一个积极的力量。“我认为雷鬼有时候会被低估,还说有种族主义因素的都是废话。”她说,“如果你说的是根源、复兴、斯卡或者慢拍摇滚乐,那些都是有史以来最积极、振奋和欢乐的音乐!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音乐,尤其在骚动的政治时期。”

“我们正在与邪恶战斗,为所有人带来美好的雷鬼氛围。爱是我们要传递的信息。” 这意味着我们即将看到一个猛烈的女子 selector 的崭新时代吗?如果 Sisters of Reggae 决定去做,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们。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