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 Ziemba:沉迷在诗意的逻辑中

音乐人 René Kladzyk 为了创造出一种转化式体验,发布了香味形式的迷幻音乐。

在我们数字时代的生活里,音乐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数字文件消费品:如果说听力要搭配其他感官的话,那非视觉莫属,一般有投影,音乐视频或是专辑封面艺术。但是对于音乐人 René Kladzyk 来说,这些还远远不够。

Kladzyk 以“Ziemba”的名义制作音乐,她能敏锐地察觉到肢体是如何与空间进行互动,气味和声音又是如何影响空间的。Kladzyk 通过一些毫无关联的体验来追踪这种意识想法:在边境,对着女性们演讲关于在暴力和性别灭绝的背景下操作空间的经历,在摩洛哥学习 Gnawa 音乐以及通过宗教仪式获得欣喜的恍惚感,用香料按摩来照顾生病的宠物,观察她的感官与她奶奶的珍藏物之间的联系(其中一些还成功从密歇根的 the thumb 区运到了 Kladzyk现 在位于布鲁克林洒满阳光的卧室)。

通过售卖她小时候家后院种出来的花做的香,她的这种对潜意识的兴趣在2016年时变得明显,当时 Kladzyk 正好发行了她的处女专辑《Hope is Never》,她很倾心于这种用于交换的亲切感,以及焚烧香料的诗意可以转换空间的效果 —— 给倾听者一种欣喜的体验。

意识到了这种力量后,Kladzyk 便继续探索香味:去年,她发布了一款炙热而又虔诚的 kyphi 熏香,搭配她随后的 EP《LALA》,她还主持了一个制作熏香的派对,还做了表演,以此来让观众关注到气味。目前,她正在 Guerilla Science 那里接受培训,学习演奏一种火焰管风琴:大量鲁宾斯管子被设计用来喷射不同频率区间的火焰。(Kladzyk 正在自己制作一个放在类似管子里的香味装置,如此一来,大量生成的香味会不断地转化成声音或是她设置好的合成音。)同时,她也在准备新一张的专辑,受到了女权科幻小说的启发,想要让她的作品不仅具有政治性还有未来意义,并且愈加超脱。

当我走上前并与她讨论香味在她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时,她展示了一般炼金术师会用到的香氛和必备精油。几滴精油便生成了充满活力的薄雾,弥漫房间。伴随着春意盎然的氛围,音乐萦绕耳绊,我们讨论了文学、物质世界,重新讨论了女性的工作能力,以及我们都沉迷于诗意的逻辑。


你是怎么开始将香气融入你的创作中的?
这还起源于我的第一张专辑《Hope is Never》,因为里面有很多歌是关于火的,而我又想要用一种手工艺的方式来售卖我的数字音乐,这样会让人感觉特别,但同时又是与音乐相关的体验。我从我小时候的那个家的后院采摘了鲜花做成了熏香,以便听众可以边听边烧。

这是一种象征性的动作:当你在聆听这些关于火的歌时,你也正好在烧毁什么东西,而你通过“毁灭”来欣赏它的美。许多歌都是关于失去,摧毁,死亡以及正在经历死亡,所以这样的方式感觉真的很诗意和完美。

你正慢慢把白鼠尾草熏香加到到木质的焚香盘上,它并没有均匀地焚烧,你会注意到不同的叶子,以不同的速度燃烧着,有些最先烧起来…… 然后在不断的变化中,你就能闻到不同层次的味道。

你把香味转变成了一种很有趣的元素,因为你用它改变了想象空间,然后当你把它和音乐结合时, 你又改变了音波的想象空间。
我不觉得我完全理解香味的力量,直到我发现了一些事实。那个时刻,我开始着迷于香味,并开始关注我的嗅觉,开始关注“通感”思考方式。我真的对通感艺术家很有兴趣 —— 我喜欢 Vladimir Nabokov,以及 Alexander Scriabin,一位20世纪初的俄国作曲家。他真的很特别,很有影响力但同时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写了一篇最终也没有完成的片段叫《Mysterium》,这支曲子被认为会带来灾难。他对 ecstatic 的表达很有兴趣并且还做了其他的事情,比如试图用音乐符号来表示颜色。

在2013年,我在摩洛哥进行一个艺术家的培训,因为我对 Gnawa 和 Jilala 音乐真的很有兴趣。我敏锐意识到空间对于声音的体验真是太重要了。在那些空间里,一个 Gnawa 乐队演奏了十个小时,而人们真正进入到了强烈的欣喜而恍惚状态,很多元素都不得不混合在一起才能创造出无限可能的环境。

我理解你讲的,因为你的音乐风格是受到环境影响,迷幻的,并且是能创造一定的想象空间,而不是直接的表达。此外,嗅觉其实是最迷幻的感官,尤其是当它和记忆联结在一起时。
我真的很爱香味和气味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不能依据叙述逻辑的,你更多是用一种诗意或是象征性的逻辑来想象它。

“我真的很爱香味和气味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不能依据叙述逻辑的,你更多是用一种诗意或是象征性的逻辑来想象它。”

你最初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把香味融入创作产生兴趣的?
当时我的狗要死了,我对他进行香料按摩。他得了癌症,我把薰衣草嵌在方巾上系在他的脖子里。当它感到焦虑或是感到痛苦的时候,这些香氛真的会帮助他放松。

那时候我读了很多关于香料按摩的书,和他一起出去闲逛,然后让他感受香味,这真的让我感到很舒服,我意识到这个方式真的可以帮助到他。那一刻我就觉得,好吧,香料按摩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喜欢把香味和数字音乐配对的这个想法。我们现在消费的好多音乐都已经在数字领域被替代,变成视觉的和声波的形式,而气味则是切实的物质实体,我们没办法通过网络闻到它。这就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感官体验。
做更加依据实体空间的东西,并且同数字音乐一起来展现实体。对于这个想法我是真的很兴奋,因为我真的觉得只听数字音乐是多么没有特殊感。拥有一个让你感到很特别很亲切的感官体验很准轨,所以你会因此要多花点时间和空间来感受音乐,这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我并不想当一个十足的勒德分子,但是我感觉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上面,但是我得说存在在我们当今世界里的那种消费主义观念真的是一种悲哀:它更多偏向了抛弃以及并不强调去珍惜。但事实是,拥有一件珍藏品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我看着我奶奶精心珍藏她那些宝贝的方式 —— 她并没有很多藏品,但是她是如此精心呵护他们,可以说我今天还能够拥有这些宝贝,全是因为她的细心呵护。那种岁月带来的感觉,某样东西被认真对待的感觉真的很棒。

你最新的作品里运用的是什么香味?
我正在制作一款房间喷雾,准备和一首氛围音乐一起发布。这是一款可以清新房间的喷雾,所以人们可以享受到精神上的片刻放松。它含有依兰,赤杨木以及德克萨斯州的杉木。依兰被认为是一种催情剂,在春天使用正是合适。她名字来源于 Joan Slonczewski 的《 A Door into Ocean》,这本书讲了一个全部由女性构成的星球上,在那儿女人被认为是分享者,那儿没有土地只有水。

我们在旅行的最后一程,英格兰的格拉斯顿堡,得到了赤杨木精油。对于作为植物的赤杨木以及它人用的历史,我们进行了最美妙的探讨:“赤杨木长在河堤,或是满是水的沼泽,儿一般都是陆地和水域的交界处。当它吸收水分的时候,它会变得稠密而有巨大,而且持久。赤杨木并不会对腐朽屈服。这就是为什么它能够同时与水火相联系。它的内火可以使潮湿的沼泽变得干涸。它具有抗水性的木头曾被用作房基,尤其是那些建在湖或是河中的房子。威尼斯大部分的房子都建造在赤杨木桩上。但是,它同时也被认为可以用来防火。”此外,它还与凯尔特人的神话有关系,神话里讲到赤杨木是Bran的圣树,是游吟诗人,诗人和音乐家的保护神。它闻起来有点像紫丁香,其实一点也闻不出木头味儿。

你在哪儿长大?
成长过程里我搬过很多次家。制作熏香的用花来自密歇根 the Thumb 区的房子 —— 那是我度过童年的地方。我来自福利斯特维尔,在休伦湖那,靠近加拿大边境线。一个特别小的小镇,人口只有100左右。原来还有一个加油站和杂货店,但是现在都关了。

后来搬走了,在安阿伯市外面一点。我妈妈搬到了亚利桑那州的佛拉格斯塔夫,而我爸爸则搬到了德克萨斯州的厄尔巴索,所以我童年的后期以及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西南部度过。我的个人形象很大部分也与此有关。密歇根的 the desert 和 the thumb 地区有一点相像,都让人感觉有些超脱世俗,或是有些脱离当今外界的文化。在那些地方,华盛顿特区感觉很遥远,而且感觉特区并没有真正管到那。

2008-10年,我在厄尔巴索和华瑞斯两地做关于女权地理的研究生调查,当时华瑞斯市的暴力事件达到了一个高潮。我跟女性们交谈,谈论他们作为边境者的经历,在暴力事件的背景下,他们的经历又有怎样的变化,还有操作想象空间的感官体验又是如何改变的,以及最后她们对自己身份定义的变化。这的确是意义深远的,用这样的方法可以重塑人们的日常生活。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我那么关注想象空间的部分原因,因为我花了数年时间去关注性别在想象空间中的意义。

什么是 Ardis Multiverse?
这个秋天,我宣布 Ardis Multiverse的诞生,这是我要发布的很多感官作品的名字。Ardis 来源于Nabokov —— 这是他的书《Ada or Ardor: a Family Chronicle》里的一个地方,对于那些相爱的表兄妹而言这是一个虚构的家园。他们都讲着一种梦一般的语言。这本书既是一个爱情故事又是对于时间本质的论述。同时,Ardis 意指“弓弦搭箭点”,所以这是一个很棒的联结点。使用“Multiverse”是因为它是多感官的,同样与多元宇宙而不是宇宙的概念紧密相连。这相当迷幻。

我希望能够和其他做多元感官作品的艺术家们联系。我仍然希望能够和其他厂牌合作发布更加传统形式的音乐,但我感到有义务去发表多感官形式的音乐,因为这很容易做一些小东西,它能够实现我的想法,就是用一些令人满意的方式来发表数字音乐

和 Jeremiah Meece 一起制作的 EP《LALA》是我第一个用那种方式发布的作品。那些歌曲是从一个住在山洞里的女妖角色视角出发。她极具破坏性,暴力,但又惹人同情。她是妖精却拥有同理心。她自我孤立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免遭她的伤害。

因为这首歌已经是描述了如此一个世界了,所以当我制作相应的香味时,就很明显知道要怎么做了。颜色是猩红和蓝色,以及所有香味的构成也是猩红和蓝色。把所有香味放在一起时有一个概念就是既要引出宇宙超自然的感觉又要能给予保护的感觉。我使用了龙血,这是一种松香,之所以这么叫它是因为当你焚烧它时它会渗出红色。还有刺柏果在里面,这是一种既醉人又恶心的香味。

我将这种香制作成了 Kyphi 小球,这是在做成白鼠尾草香后很有难度的一步。Kyphi 是古埃及一种香氛式样,被用来供奉给上帝用于这样内容的歌曲也很合适。你用蜂蜜或是红酒,同样是供奉物的粘合物来制作小球。你用一个研钵和研杵将晒干的原材料混合研磨,然后加入蜂蜜和红酒,继续研磨混合直到混合物变得干爽,然后你在木檀香盘上点燃它。对于《LALA》,我还放了一些巧克力在里面,对此我真的感到很紧张,但是又很迫不及待这样做。最后这款香非常的甜但又充满金属味。我很享受不断尝试设想着音乐,来制作香氛这样的过程。这也意味着更加频繁的沉迷于诗意的逻辑。

你创作的热情来自哪里?
如果你认为艺术家展现的作品面对这个世界有一系列的道德义务,又或是我们生活在我们所生活的时间里,在这里任何行为都有政治意涵,即使是创新之举也是非常有力量的重要的政治行为,因为艺术家们推动了文化的转变,那么在此环境下我们做的事情不再以个人主义为先决条件,强调联系和专注其他物质的的价值,而不再只是人类本身。如果我们把我们的世界看做一体,其中人类是唯一拥有能动性的实体,然后很多事情就有了意涵。相反,如果你关注非人类的生物,认为它们有能动性,并且如果拥有互联性的集合而不是拥有关系权利的层级几何,我会认为很有益处。

这些和我在研究生院里所做的很多研究紧密相连 —— 关于后现代女权主义的东西,在人体的层面上以及微观世界层面上的思考。你不必总是在宏观的角度上来谈论权力结构。就好像你可以通过一个跨过边境的人的镜头来看待这些跨国界的问题。

香味是很特别的,因为它既平凡又超凡。只是喷香水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但是这也能把你同一段历史相联系,因为对于地球上的所有物质,都有它们各自的历史。你得到了某样早已无生命的东西的精华,它仍散发着异样的美丽。

你的这种说法也具有女权主义的意味:在人类的基本阐述之外,联结世界上的事物
其实将香味融入创作就像织布或是其他在传统意义上归类为女性工种的工作。其实这个问题就是面临着什么是有价值的,又或是印发我们该如何对抗阶级主义的思考。

我重视和探究形状的表达形式很感兴趣,这些有时被理解为女性行为或是女性民间艺术,此外,什么是有意义的创新作品这一概念也会涵盖其中。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