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女孩之美

和两位女生一起谈谈“怪”与“美”

之前 Vetements 引领的“丑陋美学” 席卷了整个时尚圈,“怪”和“美”的话题又被再次提及。无论过去现在,任何时期,审美都有可能存在排他性。当美违背常理,有别于经验习惯,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拒绝跳脱传统观念,而将那些具有有别于传统审美标准或阶段性审美标准特质的人和物形容为“丑“和”怪”。这种审美标准的单一性无可避免,也许我们在意的,只是当自己对美的评判内心早有预设的时候,是否还会接受并欣赏那些所谓的“丑“与”怪”,像观赏一件也许并不美却同样让你觉得赏心悦目的艺术品一样,即使它以任何一种其他状态出现,你都能纯粹地体会和赞叹它的创意理念。

不少艺术创作者也会因为对美的过分聚焦而失去真正的创造力。画家马塞尔·杜尚反传统,反美学,他对艺术的本质提出质疑,但他并不是刻意“审丑”。他更多的是不背负过多的负担,内心更加自由地去创作。也许适当弱化美的存在,克服由不美而产生的焦虑,反倒能创作出更酷更有魅力的作品。正如台湾画家作家蒋勋说过:“美是什么?美是当我们意识到:在时间之河里,我们想把自己的事物做得不一样!美是无目的性的快乐,有意思的创造。”

Mushroom Song, 作为品牌 WMWM 的创始人及设计师,标志性的蘑菇头,给人感觉像空气一样安静,她的设计中又透露着一种力量。她将16秋冬新系列取名为“Stay Ugly”,与摄影师一起拍摄新季的创作大片,并邀请模特彦禹博演绎中性化新装风格。我们与这两位看起来有些男孩子气的女生一起谈“怪”,谈“美”,谈自己。在她们并不刻意的中性气息中,透着各自独特的魅力与性感。

i-D: 先说说你们眼中的彼此吧!
蘑菇:我觉得国内模特比较少有像她(彦禹博)这样短发,偏圆寸发型的女生,之前找她合作,觉得她很适合这个系列的气息。是一种很随性很自我的感觉。

彦禹博:第一次见蘑菇是在她的工作室,一开始以为她比较高冷,所以不太敢和她说话,只是自己默默地玩手机。但后来听到她和别人对话,发现她说话很温柔,而且还说到一起玩滑板,就知道她应该是个有趣又有亲和力的人了。

i-D: 你怎么理解 “Ugly Cool”?
蘑菇:我觉得 Ugly Cool 简单来说,就是将自身特质里比较弱势的东西,坦然地展现出来,并且放大,反向来看它会变酷变成优势。比如有些模特给人感觉很酷很特别,是因为门牙牙缝很大。又比如我们小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怪癖,但是将这种怪癖放大,充分发挥,反而会变成你异于他人的一种才华。

彦禹博:Ugly Cool 不是丑酷,它是个性美。看到这个词,我第一时间想到金宇彬。

i-D: 你如何看待女性之美,又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社会对于“美”的定义?
蘑菇:当然对于当下的主流审美,不可否认,有一些是好看的,我也会认同,也会觉得美。但回归到自己真正喜欢并且长期喜欢的人或事物,他们往往都有不完美的特质。我不太认同那些为了迎合当下的审美趋势而去重塑形态的做法。莫非现在流行锥子脸,你去削尖下巴,过一段时间流行宽脸,你又去把脸给填上?我认为女性之美更多的是遵循自己的喜好和内心。

彦禹博:真正的美不应该千篇一律。盲目迎合主流审美标准,也许是因为缺乏自信,或无法独立审美。这样反而会失掉原有的特质,被淹没在人群里。

i-D: 你秋冬系列的设计以“Stay Ugly”为主题,能说说这个主题的灵感来源吗?
蘑菇:其实灵感来自于一个穿着西装的建筑工人。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吃面。我留意到他西装袖子这里破掉了,内衬露出来,但他并没有理会并且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尴尬,还是继续专注地吃面,当时我看到这个状态,我觉得挺酷的。我喜欢这种很纯粹很原始的状态,于是就做了“Stay Ugly”这个主题,并且将“断袖”的这个元素运用到了系列里。

i-D: 记得自己第一次用香水是什么时候吗?是什么味道?去什么场合?
蘑菇:到目前为止,我只使用一种香水,它是 Blackberry 的味道。第一次用香水是在英国读书的时候,一开始我想自己调配一种专属的味道,但当我闻到这款 Blackberry 的香味的时候,我觉得再添加混合任何其他味道都很多余。而且喜欢它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味道很淡,并且不会持久留香。对我来说香水的香味更多的是唤醒当下的状态,更代表个人特质的还是自身衣服上的味道。

彦禹博:第一次用香水是和朋友一起去逛街,选了一款男士香水。其实我试了很多种味道,但最终还是喜欢这款男士香水,觉得最适合自己。当然后来去不同的场合,比如朋友的婚礼,我也会选择更女性一点的香味,但平时最常用的还是偏中性的味道。

i-D: 如果为自己的系列办一场有香味的秀,你会选择什么样的味道?
蘑菇:拿 Fake Holiday 这个系列来说吧,我希望它的味道是有冲突感的。这种味道会刺激到你,让你在看秀的当下有种“我为什么还在工作,我为什么不去度假“的想法。

i-D: 如果接下来要走的一场秀是有味道的,你希望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彦禹博:下雨过后好闻的青草泥土味。

i-D: 如果要来一次女性美的革新,你有什么疯狂的想法吗?
蘑菇:其实我觉得现代女性已经有足够的自由去表达自己,挺自我,挺解放的了。有的时候不要太在意所谓的男女,做自己该做地事儿,    

不用过分在意其他,坚持自己的思想就是一种革新。

彦禹博:我认为女性美的革新就是从里到外的自由。

i-D: 你认为“美”是具有实效性的吗?你所崇尚的“美”是怎样的?
蘑菇:既有实效性又没有实效性。就表象的,外在的形象而言,美确实随着年龄而变化,而内在的气质,个性散发出来的美是不受时间牵绊的。

彦禹博:我觉得美是没有时效性的。它是每个人的独特经历所带来的味道,是自身散发出来的气质。

i-D: ,圣诞节快到了,你们想换上什么样的装束去哪里度假?
蘑菇:去日本,不会再穿全黑,想尝试撞色,叠层 。

彦禹博:去伦敦。度假的时候,我会穿的性感一些。其实我是一个很喜欢穿裙子的人,平时比较中性的打扮是因为这样比较方便比较舒服。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