Σtella: 直面逆境的雅典艺术家

作为一位年轻的跨领域创作人,来自希腊的 Σtella Chronopoulou 始终选择简约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在希腊的国定假日 Kathari Deftera ,也就是标志着大斋节开始的净周一,人人都在放风筝,并且禁食肉类,倒数着复活节的来临,Σtella / Stella Chronopoulou 在父母家中跟我们进行视频采访。当人们都在放风筝,禁肉,并倒数着复活节的来临时,这位希腊独立音乐届的宠儿并不因循守旧……

Inner Ear 唱片公司在2015年推出了 Σtella 的首张同名专辑,一发行便在她的家乡希腊的独立流行音乐届红极一时。而她接下来的这张融合 disco 和文艺曲风的新专辑《Works for You》,势必让她再度卷起风潮。而这一切与希腊紧缩政策所造成的严重影响大相径庭,或许正是因为 Σtella 选择了简单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毕业于雅典美术学院( Athens School of Fine Arts )的 Σtella 是一位画家及视觉艺术家,她与 Fever Kids 等乐队同台演奏,多次与希腊制作人 NTEiBiNT 合作,还曾为在阿塞拜疆举办的首届欧洲运动会制作雅典运动员的入场背景音乐。在此, Σtella 反思了她在希腊危机时期的经历,让我们得以一瞥雅典蓬勃发展的创造力圈子。

面对政府的紧缩政策,你在希腊这样的政治和经济形势下经历了什么?
这场危机大约始于2009年,那时候我在为杂志工作。当时我已经在那工作五年了,也是那个时候起我不想再待在那个行业。我想花更多的时间在音乐上。由于希腊危机,那家杂志在年底解雇了所有员工。在这之前我一直是自由职业,结束上一份工作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开心,我希望能够跳出原来的行业,让自己投入音乐创作。

曾经有许多人从希腊的其他村庄搬来雅典,因为这里是希腊最大的城市及首都,但现在我看到许多人都回家了,因为他们都被解雇了,这里不再提供工作机会。就在今天,我有一个朋友正前往布鲁塞尔工作,他是我在这里仅有的好朋友之一,现在他也离开了。

你觉得你的创造力是否也受到这场危机的影响呢?
我目前从事的工作并不需要大量资金。例如这张专辑,里面大部分的歌都是我写的,然后跟我的一个朋友共同完成混音和其他工作。我正准备发布一个我用手机拍摄的音乐录影带。我的确为我的工作付出了非常之多,但那并不是指一笔巨资。我在雅典认识的新生代音乐人和创作人都不富裕,但他们真心想要有所作为。

你会不会觉得如今的情形类似于20世纪70年代/80年代英国的朋克圈子?
或许吧。每个人都为自己正在做的事感到兴奋不已。没有人花心思去找工作,因为这里真的没有(笑)。就算有,也是兼职或者赚点小钱。现在人们有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那是一种极大的解放。如果你在雅典有住的地方,那你可以待在家里做一些兼职赚点零花钱,那你就有时间做你喜欢的事了。

我认识有些人来雅典旅行,本来打算待一个月,后来都留下来了。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里的生活质量不高,薪资待遇又差,但我们有充足的阳光和明媚的天气,这足以让所有人都为之兴奋。你可以感受到城市的脉搏在跳动,这里有许多音乐演出场所,大多数夜晚都挤满了人。

 

你的新专辑有哪些创作背后的故事可以分享吗?
在《Nest》里面,我思考了许多关于家人和家乡的问题。随着成长,我们开始寻找别的住所和巢穴,我在想这两者之间竟然如此相似。还有一些歌涉及到我在童年受到霸凌的经历 —— 我在小时候常常遭遇这种事情。

《Come Collect》这首歌几乎全是我用朋友的 iPad 录制的,我在录音的时候她还在旁边洗碗,因此那些声音也录进去了。后来我又录了一轨人声,和之前有厨房杂音的那轨混合起来。我觉得挺有趣的。

所以这可以说是一张自省式的专辑?
通常我写歌的时候,都是写一些我常常在思考的事情,有时是关于我的,有时是关于其他人的。我曾有一个朋友,每天晚上都睡在不同的地方,因为她不想回自己家孤零零地睡觉。几乎每一个晚上她都睡在别人家里。因此我写了她的故事,但我不会妄加断论。有些人或多或少会让我出乎意料,但我不会评判他们的行为,我只是觉得有趣,或许可以拿来写歌。

你的歌词和表演都是英文形式的,你写过希腊文的歌词吗?
比起希腊文我更习惯用英文。小时候,有一个加拿大的女孩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四年,因为她超爱希腊,而我爸爸和她的阿姨是好朋友。因此我从小就习惯说英文。我不会用希腊文写歌,它的意义不同,每次我都试着想去写,但结果都很糟。

 

“我不会用希腊文写歌,它的意义不同,每次我都试着想去写,但结果都很糟。”

你学的是艺术专业,也会画画。你会如何形容你的画作,对你而言绘画有哪些方面是音乐无法替代的?
绘画让我感到非常放松,我画了一个又一个重叠的图形,就像是拥有无数消失点的迷宫。非常的抽象。音乐则全然不同,我写歌的时候通常都是急冲冲的,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它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这可是个大麻烦(笑)。

你在29时才真正从幕后走上舞台的,对吗?
没错,之前我都避免曝光,我感到非常害怕。现在不会了。我对第一次站上舞台记忆犹新,登台前有半个小时我都觉得自己身体被掏空了。

等了那么久才决定站上舞台,你是否觉得后悔呢?
不能说是后悔,我讨厌对已经发生的事产生悔意,我只是觉得属于我的时刻到了!

stellathemusic.com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