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Debbie Harry 和 Pam Hogg

拥有长达几十年友谊的设计师和歌手聊聊关于她们的 The Fifth Sense。

创意需要分类吗?模特、设计师、音乐家、谬斯、表演艺术家、时尚偶像 —— 需要给它们贴上标签吗?来自格拉斯哥现居伦敦的 Pam Hogg 最初是个画家,但以时装设计师闻名(Siouxsie Sioux 和 Lady Gaga 都穿过她的性感紧身衣)。偶像乐队 Blondie 的女主唱、DJ Debbie Harry 和 Pam Hogg 拥有五十年的跨界友谊。如今她们仍然享受着当下:与新晋艺术家 Dev Hynes 和 Charli xcx 一起合作新专辑。最初,在80年代中期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开始了朋克摇滚的合作直至今日。她们在伦敦为 The Fifth Sense 聊了聊她们的创意、鸡尾酒和相关的一切。


Pam: 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记得吗?
Debbie: 是在你店里吗?
P:  是的。第一次见面很疯狂。是在80年代中期,我正在拼命的工作,为了赶上第二天的截止日期 —— 现在我仍然是这样 —— 一切都是混乱的和最后一刻的。
D 每个人都这样!你知道吗!
P:是的,不过她们有很多人为她们工作。但我现在仍然是我一个人!不管怎样,我朋友说她们要在我工作室隔壁开派对,我说我不能去因为我得完成我的工作。到午夜的时候我有点小崩溃,所以我决定去15分钟。可是我到了那发现我处境有点怪,无法与人交谈。所以我找到主办人 Thompson Twins 的 Alannah Currie —— 解释了我的情况,说我得离开。
D:哦! Alannah! 那是在哪儿?
P:国王十字火车站, 我工作室在 Caledonia Road。所以 Alannah 说, 别走呀 Debbie, Chris 正在过来, 然后这时候你正好走进来了。这是我第一次撞见明星。你像对待五岁小孩一样跟我说,“我爱你,我爱你。” 然后你看着我继续说,“这是谁阿!”
D:[笑] 我好像记得这个!
P:我以为你很讨厌我!我拉着你的手说我爱你,你看起来就像是,这人什么时候结束阿。然后 Chris 拉着我去了舞池,我们有了这样奇妙的时刻。然后我夹着尾巴逃走了。
D:我可能在抑制害羞和尴尬,但绝对不是讨厌你!P:我很惊讶我从没想到过,也从没邀请过你去我的秀。然后三天后在另一个派对……
D:另一个派对!你这个派对动物!
P:[笑] 我穿着我自己设计的衣服瘫在沙发上,这是一件黑色的性感网纱紧身衣,我正拿着一杯鸡尾酒,然后你走进来了!我向上帝祷告你不记得我。
D:是不是在一家俱乐部?我记得。
P:是的,我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天啊求求你别记得是我。” 你上下打量我,我说,“你想要这衣服对吧,” 然后你说,“可能吧...”
D:[笑]
P:然后我说,你来不来我店里,我说了时间和地点,然后你说,“好吧”。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但是我得表现的像小黄瓜一样酷。
D:那我们去店里了吗?
P:令人惊喜地是去了。我给我的管理员打电话说:“你不会相信的,有名人要来店里。”我让她们给你一些隐私 —— 当最后一个客人走的时候,如果我不在那就把门锁上 —— 结果我去了那里门锁了...
D:是的,我把你锁外面了吗?
P:是的!我敲门,结果你过来晃着手指说,“抱歉我们关门了!” 那一刻我就觉得我们会是朋友。

P:你记得我之前住在 Chris 在 Bowery 的阁楼吗?那会挺神经的。有次我醒来,他在用路上捡来的什么东西对着我的床边喷涂鸦。他真有趣;我们快笑死了。之后你邀请我去你那住。
D:你下次来伦敦还可以住我这。我总是没空见你 —— 我们都太忙了。不过也好,忙碌是好事。我喜欢在网上看你的秀。有天你办秀的时候我要去现场。我在纽约看到 Siouxsie Sioux 穿你设计的紧身衣。
P:我记得第一次住你那的时候你很随便的说,“你想不想来看我朋友演出?”然后我们去了一个很小的黑暗的地方的角落里,Diamanda Gallas 像只巨大的渡鸦一样正在弹钢琴。她太棒了。
D:我希望她早点回来。你知道还有谁挺有趣的吗?Marina Abramovich。她是个表演艺术家,总是有极限的肢体动作和新奇的情感表达;她会坐下来盯着人们看12个小时。她和 Diamanda 应该一起表演。
P:她们可能会互相残杀。我和 Patti Palladin 去看 Diamanda 的谈话,她很有攻击性…… 我说真的。
D:那还得有个调解员。
P:所以你来这干嘛,你有新专辑要发行呢。
D:对。我不太习惯媒体 —— 不过这儿很棒,每个人都很健谈。她们带我去 Q Awards,我写了一个标题“别糟蹋这地球了”。
P:酷。我给一个节目两季前写了句改造的,“给一个人一把枪,他会抢劫银行。给一个人一家银行,他会抢窃全世界。”
D:这个不错。我昨晚想到我有这么多人的联系 —— 我们一起巡演的或者一起工作的,或者有点联系的,这让我有点触动。这是我在想什么,一切是如何堆叠起来,螺旋是如何不断上升的。你知道吗,时尚也是这样 —— 回收然后循环。你知道 Ray Davies 得奖了吗?
P:超酷。我小时候是 Kinks 的忠实粉丝 —— 我第一次冲上台就是 Kinks 在格拉斯哥的下午秀,然后被安保赶走了。
D:哈哈哈!昨晚也挺好玩。我被我的管理员拽走了,应该是好事。我早上得找个地方清醒一下。我看到 Tim Burgess,我想留下看他的演出。他很可爱…… 我喜欢他漂白头发。
P:是的他是个宝贝。你们现在还有很多现场演出吗?
D:我们夏天的时候有些约会,零星的周末在不同的地方。不过最后一次 Chris 和我一起是在 Disruption Festival,David Lynch 撮合的。这是在洛杉矶市中心。这很完美,还有很多其他不同的事情,比如电影录像,John B-b-b- 我记不清名字……
P:哈我也是!
D:John Malkovich 打扮成 David 电影和电视节目的所有角色,Chris 有一些静态展,David 以他的谬斯们为灵感,做了一些表演。其中一个是 Sky Ferriera,她太迷人了,Robert Plant 扮演的。St Vincent 也参与了表演。
P:好棒,我想念一切。我忙于工作简直像归隐山林。
D:有太多事发生了。你每季都要办秀呀。你如此献身时尚,这比音乐更要命。我喜欢你还有乐队的时候。《Dollhouse》?
P:《Dollhouse 》是你喜欢的一首歌,在演出的前一天我给我们取名 Doll!你真的煽动我组了一个乐队。你在伦敦,你取消了你的航班来看我演出。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加入这个乐队,她们问我的嘉宾,然后我说,“Debbie Harry…… Marco Perroni。“ 她们以为我瞎说呢,可是你第一个来了后台,给了我最贴心的幸运礼物,一个小铜猪。然后你回到伦敦继续 Blondie 的巡演。Chris 来和我一起住,尽管我说我退出乐队了,他仍然说想听听录音带。他说我听起来像是疯狂的 Nico!然后你打电话来问我想不想帮你们开场 —— 我说,“我没有乐队。我只和贝斯手写了五首歌。不过你想要人在格拉斯哥开场的话,我有几个当地乐队推荐,Hugh Reed 和 the Velvet Underpants,她们就在那,可以随时表演。”不过你说如果我五天里能凑个乐队,后面几场可以我们来开场。这太疯狂了,我们没有排练很多 —— 我得发些小信号来提示大家从哪切入。
D:《Dollhouse 》是你喜欢的一首歌,在演出的前一天我给我们取名 Doll!你真的煽动我组了一个乐队。你在伦敦,你取消了你的航班来看我演出。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加入这个乐队,她们问我的嘉宾,然后我说,“Debbie Harry……Marco Perroni。“ 她们以为我瞎说呢,可是你第一个来了后台,给了我最贴心的幸运礼物,一个小铜猪。然后你回到伦敦继续 Blondie 的巡演。Chris 来和我一起住,尽管我说我退出乐队了,他仍然说想听听录音带。他说我听起来像是疯狂的 Nico!然后你打电话来问我想不想帮你们开场 —— 我说,“我没有乐队。我只和贝斯手写了五首歌。不过你想要人在格拉斯哥开场的话,我有几个当地乐队推荐,Hugh Reed 和 the Velvet Underpants,她们就在那,可以随时表演。”不过你说如果我五天里能凑个乐队,后面几场可以我们来开场。这太疯狂了,我们没有排练很多 —— 我得发些小信号来提示大家从哪切入。
P:我是非典型的例子。我没有那么有创造力。每次秀结束之后我都有点崩溃,我无法接电话:我陷入深深的忧郁。
D:哦对,我懂。
P:我处于时尚中的奇特空间 —— 我在艺术家的工作室 —— 我要当一个画家,你知道的,这毫无疑问。我不喜欢时尚,她们告诉人们去做什么!
D:不过你知道,这不是你告诉人们去做什么,而是你给她们选择。我有时候去 Marc Jacobs 那 —— 有时候他很优雅繁复,且女性化,借鉴于三四十年代。但是上一季却是迪斯科的风格 —— 这很有趣也很可爱,他有巨大的垫肩和短短的蓬蓬裙。
P:你给她们走秀过吗?
D:不!不过我想给 Betsy Johnson 走秀 —— 她很有趣……
P:你想来我的秀场吗?
D:你想来我的秀场吗?
P:好!这下有正式记录了!
D:那你都怎么办秀?
P:我每季有一场秀,因为人们支持我。我的模特免费走秀,我每天工作18小时。上一季全是我一个人做的,因为我用零碎布料做的,我得知道每个颜色我能切多少块。这就像是解谜,感觉又是个艺术家了。我非常兴奋 —— 但这太要命了。
D:我简直不敢相信还没人捉住你。你应该给大品牌工作,她们不就是想要你这样特别的吗?我觉得在伦敦街头,我看到比纽约更多的打扮有趣的人。
P: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第一次去纽约是1978年!
D:那真是个好时光!!
P:是的,不过那时我还不太了解该去哪,街上看起来没有特别有趣,然后我去了 Studio 54,因为所有人都说那很难进。
D:你成功混进去了吗?我打赌你成功了。
P:我不敢相信我没跟你讲过!我把头发漂成金色,我去的时候那全是人。然后人群散开了,我回头望想这什么情况?谁来了?然后一朋友挽着我,门口的人朝我们招手,“你能来太好了,” 然后某个人走过来说,“你能来太棒了 Debbie!”
D:这太有趣了,我之前去被拦住了,因为她们觉得我是山寨的!
P:[笑] 宝贝,我用你的名字混进去了!
D:[笑] 棒!这太酷了!我们的确是有点像!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