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是柠檬的味道

作家 Alix Fox 患有“嗅觉通感”,这种症状让她在其他感官受到刺激时能闻到不同的味道。

小时候一个炎热的夏天,爷爷奶奶带我散步来到一片叫做 Suffolk 的村庄。在教堂边的一块空地上,我拿出包在棕榈叶中的方糖,喂给栗色的小马驹吃。我蹲在又长又干的草丛中,与蟋蟀对视。它们的歌声让草地发出嘶嘶的声响,整座山仿佛被放置在了一个滚烫的烤架上。六岁的我把堆在路边等待安装的木电报杆当做平衡木,在上面摇摇晃晃的走着。

这些木杆已经被涂上了木榴油,渗出树液,黏在我的苹果红色T型带鞋底。朦胧的地平线像小成本电影中的梦,闪着微光。空气波动着,仿佛是被1988年最流行的卷发棒处理过。一切都是那样迷幻。在阳光的炙烤下,木杆散发出一种独特而又强烈,像化学物质又像松木的气味。

每当我在走在 King’s Cross 地铁站的楼梯上,也总能闻到这样的味道。

“我患有嗅觉通感,这种通感比较少见,它让我能够闻到不存在的味道。”

伦敦的地铁线离 Suffolk 非常遥远,地铁站中不应该有任何东西能够散发出这种味道。其他人也闻不到,因为这个味道并不真的存在。

我的通感在某种感官,比如视觉受到刺激时,导致比如味觉和触觉的感官被触发,产生幻觉。根据英国全民医疗服务的数据,全英国大约有4%的人有这种症状,但是形式各不相同:有些人在读到一些词语时,能够尝到特定的味道。有些人在听音乐时,能看到不同的形状和颜色。

我患有嗅觉通感,这种通感比较少见,它让我能够闻到不存在的味道。这种神奇的香味在我感到某种情感,或是遇到认识的人,又或是来到熟悉的地方时出现。它非常真实,让我深陷其中。当我用力吸气时,味道也会变得更加强烈。

Liverpool 大街的广场上散发着装满灰尘与头发的垃圾袋的味道。Finsbury Park 有一股豆蔻的气息。Leyton 让我闻到强生婴儿洗发水的气味。而 Euston闻起来冰冷,透明又紧张,好像是雪前的空气。

我刚搬了家。起初的两个礼拜,我一直都好奇我的室友在哪藏了樱桃馅饼。直到我在感到满足与放松时闻到杏仁软糖的香味,我明白了一切。可以说,当我能闻到 Mr.Kipling 牌蛋糕的时候,我的心情一定很好。

快乐散发着甜美的香味。当我在街上遇到朋友,那感觉就像是面包店中刚出炉的丹麦糕点和肉桂蛋糕。而当我爱上一个人的那个瞬间,总伴随着甜甜的柠檬香味,仿佛是柠檬汁,是柠檬软糖,是柠檬冰激凌。当我闻到鲜榨柠檬汁的味道,我知道真爱一定就在不远处。

大多数时候,拥有嗅觉通感的能力是愉快又有趣的。我经历过的大多数味道都是美好的,甚至让人陶醉,能够生活在这样的气味梦幻中让我很开心。那些气味好像是一种美丽的,摇摆的4D 魔法。但有时候,我的通感也让我感到困惑,不开心,甚至心烦意乱。

“我经历过的大多数味道都是美好的,甚至让人陶醉,能够生活在这样的气味梦幻中让我很开心。那些气味好像是一种美丽的,摇摆的4D 魔法。”

但有时候,我的通感也让我感到困惑,不开心,甚至心烦意乱。

可怕的是,压力是像是厕所中的垃圾桶散发着臭味,混合着血和体液的味道。这很恶心,当我想要平静下来时,它总是帮倒忙。

我的一个前男友闻起来像是温室里还没成熟的番茄。我很喜欢这种刺激的植物气味,它让我想起开心的童年记忆,让我感到舒适,安全。但他并不像他的气味那样。他很不诚实,但我还是因为他的味道选择相信了他。当气味很强烈时,我很难不重视它的意义。我和这个人在一起了很久,很大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该相信我的直觉还是我的嗅觉。

我还遇到过一个男人,他的外表和内心都很完美。但每次我和他在一起,无论他喷了多少 Issey Miyake 香水,总闻起来像是廉价的塑料纤维。尽管他很诚实,但他闻起来是那样的虚伪。我选择无视这一切,但我依然感到不安。

我很确定我在十几岁的时候患上了这种通感。我在17岁当服务员的时候,经历了一场很严重的过敏。医生找不出过敏的原因,当我下班回家时,我的脸肿到让我妈妈以为我被人打了,我的耳朵也肿到听不见,然后我昏了过去。之后几年,我一直都被严重的癫痫困扰。我的通感可能是由脑部损伤造成的神经紊乱导致的。

Juliet Slide 在过马路被公交车撞倒后,经历了与我相似的嗅觉通感。“每当我紧张的时候,我都会闻到烧焦塑料的味道。而当我平静时,我能闻到肉桂的气味。这些气味更像是一种精神上的毒品。”她说,“当我开始恢复,神经像藤蔓一样重新结合,脑灰质在伤口周围重新生长,所有味道都变了。有一天,我开车经过一片正在修剪的草坪,植物油的味道一下充满了我的鼻腔。很明显,我的大脑找不到草的正确气味,就用一些其他’绿色‘东西的味道代替了,这让我大声笑了出来。昨天,我闻到了热羊角包的味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Scott Mataya 十几年前经历了一次严重的中风,几乎没能撑过来。现在,他有了“多感官通感“。他的包括嗅觉在内的各种感官都以奇怪的的方式交互着。对他来说,覆盆子尝起来是蓝色;当他认为一个人很危险或是在说谎的时候,这个人会开始闪光,发出声响;在他眼里,乐器在被演奏时,都会喷出花朵。

此外,包括我在内,生活中最亲密的的部分:性,也会受到通感的影响。

在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方式时,在我高潮时,会闻到像糖果 Haribo Kiddies Supermix 的味道,这可能是这么成人的氛围中最不合适的气味了。),红甘草或是甜甜圈。我最美好的一次高潮闻起来像是一盆浸润了肥料的茉莉花。我仿佛躺在用花做成的床上,被花所埋葬。

Scott说他在高潮时能闻到混有泥土和兰花香味的气息,看到橙色和紫色的烟雾与微光。如果他的爱人在洗澡时用了普通的白肥皂,那她的身体就会看起来像一块方格野餐布。

尽管和Scott和Juliet一样,我荒谬的感官是由大脑损伤造成,扭曲的神经通路把我带离现实,但我不想把这通感当做是一种病,因为那些味道总是那么美好。

朴茨茅斯大学的 Trudy Barber 博士一直致力于研究联觉性高潮,希望通过VR技术来重现一个人的体验,我很盼望能够与他合作。所以也许很快,患有神经疾病的人们也将能够感受真正的爱与欢乐。

通感并不可怕。

CONNECT TO i-D'S WORLD

本周故事

制造影像:记录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镜头背后的故事

跟着纪录片导演 Chelsea McMullan 的镜头,一起在短片《制造影像》中看一看摄影艺术家 Harley Weir 穿越五个国家,并用镜头记录了五位在各自领域极富有创造力的女性的旅程。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Code》:记录李宇春的线上互动艺术合作《无形之物》

通过由导演  Liza Mandelup 执导的短片《Making Codes》,走近由数动艺术家 Lucy Hardcastle 联手 Fatima Al Qadiri 和李宇春共同打造的 —— 将无形之物化作有形的数字之旅 —— 《无形之物》。

阅读更多内容

纪录片《Making Films》:记录女性导演背后创作过程

通过导演 Eva Michon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Films》走近 《JellyWolf》的幕后。透过女性导演视角,探讨电影行业的多样性。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Movement:纪录《Five Paradoxes》幕后故事

通过导演 Agostina Galvez 执导的纪录片《Making Movement》了解短片 《Five Paradoxes》的幕后创作故事;一起探寻舞者 Nozomi、舞蹈编导 Holly Blake、舞者 Aya Sato,和 Project O 项目创始人的的奇幻世界。

阅读更多内容

《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背后

导演 Christine Yuan 的影片《Making Exhibitions》(策展)记录了策展人 Rebecca Lamarche-Vadel 策划《Just A Second》(一瞬)的幕后故事: Rebecca Lamarche-Vadel 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从而策划了线上数字展览《Just A Second》(一瞬),其中聚焦了包括 BUFU 、Rozsa Farkas 、 Fatos Ustek 、Angelina Dreem 及 Yana Peel 等在内的艺术世界首屈一指的几位策展人。

阅读更多内容

看见声音: 音乐人 Charlotte Hatherley 对话 Carly Paradis

两位伦敦最受欢迎的音乐人各自谈了谈对音乐的理解, 以及如何在音乐中融入视觉效果。

阅读更多内容

摄影师 Alicia Shi:俄罗斯女孩在上海

“作为摄影师,我的第五感就是拥有与生俱来的平衡感。”

阅读更多内容

Lizzie borden:女权主义先驱

梦幻艺术家 Lizzie Borden 带着她的名作 《Born in Flames》回到英国之际,她跟我们聊了聊反叛、女权艺术以及她对70年代纽约的怀念。

阅读更多内容

rebecca lamarche-vadel 作品
《just a second》 (一瞬)

Rebecca Lamarche-Vadel 是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策展人, 专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 她策划的展出覆盖广泛, 其中包括装置艺术、舞蹈、雕塑、摄影及语言艺术。此次基于 CHANEL Nº5 L’EAU 蕴含的变幻力量, 她为 The Fifth Sense 创作了一个线上数字展览。

阅读更多内容
读取中……